logo
當前位置:首 頁 > 網絡投稿 > 查看文章

【網絡投稿】花慕·傲 文/文心惟木

網絡投稿 你是第2279個圍觀者 0條評論 供稿者: 標簽:,

xunmei

待風來吳山過千峰萬仞,這幅描摹了二十年的水墨,又到了著墨最淡的時候。天地一色,盡是蒼茫,偶爾,有灼得熱烈的紅。

每到這個季候,本就寂寥的鄉里會更寂寥。燈火稀疏,點點如豆。似劍破蒼穹的修竹,再經不住捉弄,竟也競相繚亂了,經行的云,卻還一直簌簌地抖落著一身風雪。

到了夜最深的時候,屏了息,用心靜聆,有風與雪的聲音,不只——忽聽得一弦琴音,流轉著婉轉,直到蕭墻盡處,交織著別離后再相聚的傷感和歡悅。有聲音附和這琴音,除了雪與風,還有花綻放的聲音!

那一夜,我看到了久違的模樣,隨著那一弦音韻,在水面上低旋,我看到了,緩泛在漪紋里睽闊的模樣。

天將明未明,第一聲啼曉打破了屋外的清寂,行人漸漸絡繹——跨馬賞雪,踏雪尋梅。那些深深淺淺的腳印,同我回來時的足跡相反,直到紅梅樹下。都驚嘆著驚艷,笑聲掩卻了風聲,枝頭一簇雪直墮入了誰的衣襟,天寒,那人卻未知覺。

紅梅年年似火,艷烈,每一朵、每一枝、每一樹,都勝火。傲雪盛放的傲,盡現于人前,暖了每一顆前一刻還是冰封的心。

最寒不過心境,有意和無意的安慰,都是暖的。一直貪戀,凜冽寒風中洋溢在心間的暖,盡管明知道終究會被塵囂驚擾……就此別過罷,不舍的煎熬中最好的抉擇只應是痛快!來年,我還會是第一個。

別過紅梅,尋白梅。白梅在懸崖,最出塵!

在崖邊的六翼亭下輕置好五弦,溫酒,等一位折梅的男子,相與痛飲。驛外的斷橋再不會有熙攘的人潮,歲月,一直在朽化著這橋,橋斷還不肯罷休。有人在獨自吹奏著《千風》,似是不愿讓這空谷太寂寥。

最出塵的孤傲,隱于天地,勝于雪。花開并不為誰,卻總有人愿意停駐,更有人,自顧深情遙望,卻忘了自己一直怯著歲月的寒。

才發現,并不會有人在聽到我踏雪的足音后會問:“愿飲一杯否?”

我便一直默默地孤寂。

從未真正到斷崖尋過梅,卻一直懷著一顆尋梅的心。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只是單純的喜歡梅,如果是,那么我的喜歡,是因為歷代文人墨客的喜歡,還是因為流傳千古的詠梅詩詞?我不知道。

我從心底生出的情感,已不再只是喜歡。

素瓣輕掩暗香,疏影橫斜清瘦。斷然的清絕,出塵的高潔,不可及的傲,崖上的梅不同于嵌在軒窗里的梅……為尋梅而來,本不該有匆匆的行色,不該懷揣落寞的心境,亦不該心存濃郁的相思,可我還是來了,身后雪里深深淺淺的足跡,都是回憶,我不敢回頭去看,來年開春雪融后就都不在了,卻又都印在了心里。

當回憶的水墨也如天地一般蒼茫一色,又漫天飄起了雪,心頭落了一片,靜靜的,再無法消融。

傲雪之梅,到底是有群芳不及的傲,有無瑕素箋留不住的芳。

我終于愿意做回那個專注的賞梅客——懷夢寄愿,挺好!

凝墨書心! 聆樂舒心!

—— 文木

0279602c1c
你可能也喜歡Related Posts
眾說紛紜Comments
大眼 可愛 大笑 壞笑 害羞 發怒 折磨 快哭了 大哭 白眼 暈 流汗 困 靦腆 驚訝 憨笑 色 得意 骷髏 囧 睡覺 眨眼 親親 疑問 閉嘴 難過 淡定 抗議 鄙視 豬頭
小提示:直接粘貼圖片到輸入框試試
努力發送中...
評論加載中……
  • 推薦文章
  • 最多評論
  • 最熱文章
  • 最新評論
footer logo
本站提供音樂僅供試聽交流,請勿用于任何商業用途!如果本站發布信息侵犯到您的權益,請留言指出,本站將及時刪除相關信息。
Copyright ? 52QingYin.CN   Theme by QQOQ   蜀ICP備11021737號-1
派对之夜APP